| 
  • If you are citizen of an European Union member nation, you may not use this service unless you are at least 16 years old.

  • Work with all your cloud files (Drive, Dropbox, and Slack and Gmail attachments) and documents (Google Docs, Sheets, and Notion) in one place. Try Dokkio (from the makers of PBworks) for free. Now available on the web, Mac, Windows, and as a Chrome extension!

View
 

01

Page history last edited by 許世賢 8 years, 7 months ago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 臺灣語文學系 101學年度第2學期課程
 課程名稱 

 

台灣人文思想與文化史


 英文課名  Humanist Thoughts and Taiwan Cultural History
 授課老師  楊聰榮

 

本週主題:課程簡介 

 

01.古典主義 馬偕 李春生 林獻堂

01.族群文化 福佬文化 客家文化 原住民文化

 


 

〈越南新娘的台灣想像與現實差異:以埔里鎮為例〉心得筆記    吳庭宇

 

台灣位居於亞太中心輻輳,朝代更迭,政權轉移,「移民」向來為人口的主要來源。1949年,國民政府遷台,台灣大致可區分為閩南人、外省人、客家人、原住民此四大族群。自1970年代開始,科技產業革命帶動全球化熱潮,全球性資本主義體系建立,所引發的「跨國移民潮」以及「新國際文化勞力分工」(New International Division of Culture Labour, NICL),使各國政府開始面對境內移民所訴求的各種權益,社會層面上,在全球化的媒體情境下,族群自我定位、認同、差異再現以及媒體掌控權的相關議題被重視、審視。在這波浪潮下,台灣產業經濟結構逐漸轉移,男女平權的意識隨著教育普及而提高,致使外籍勞工與外籍配偶的需求及遷入,在近三十年來形成一個「新住民」的群體。其中,外籍配偶與新台灣之子現象的熱烈討論,更是相當晚近的事。

 

在這樣的脈絡下,作者陳佩瑜以南投縣埔里鎮的越南新娘為調查對象,將其在現代性國際遷移理論對個體遷移者經濟動機的分析框架中,探究女性移民原先依附在台灣強勢的經濟環境下(相較於母國越南)的想像下來台,進入到台灣父權社會的結構,所造成的想像衝擊與認同改變。

 

文中提及,越南新娘基於其原生地的歷史背景、經貿往來與社會價值觀,對於台灣/台灣男性產生經濟、性別等想像,例如認為來台灣會過得比較好、台灣男人比較不會打老婆等考量,也有部分越南女性對個人婚姻有較強的自主性,因緣際會認識台灣男子而在一起;而在來台後,進入夫家的「家內式生產樣式」及「性支配場所」,成為「家務勞動」及「生育勞動」者,在生育權、工作權及婆媳關係上,部分於來台前對台灣的想像有相當程度的落差。

 

這些新移民女性,在台灣結婚生子,落地生根,其第二代也開始逐漸長大成人,對於自我族群認同或是母語文化,也受到台灣社會環境、價值觀等因素而有所影響,綜觀多數文本,來自東南亞的外籍配偶多是嫁給社經地位較不高的男性,居於台灣鄉村城市比例為高。這些外籍配偶在本身以及夫家的弱勢條件下,如何克服文化、語言的藩籬,融合台灣社會,而政府與社會各界打破族群歧視,關懷並接納這群新移民和新台灣之子,塑造一個真正屬於五個族群的「台灣認同」,成為新的目標。以此方向為鵠的,未來亦可深入調查外籍配偶與新台灣之子的認同感,以作為日後社會福利措施與文化政策的制定的衡量點。


 

多元族群、國家認同與憲政改革>讀後心得  謝明道

 

台灣的憲法面臨的問題:j憲法的身分錯亂:在中國制定的憲法,卻拿來完全不同規模、國情的台灣來,硬要套在台灣實施,造成疊床架屋的問題,更重要的是切不斷「中國因素」對台灣發展的干擾。k憲法的功能扭曲:「總統制」或「雙首長制」的曖昧不明,國家認同爭議與族群差異所造成的社會分歧或深層矛盾,也使這個結構問題更形惡化。

台灣的族群方面也有三大類問題:j本省/外省k原住民/漢人l閩南人/客家人,歷史的因素造成台灣的多元族群現象。雖然台灣社會的族群差異與國家認同之爭十分嚴重,而且一直在各個社會場域,尤其是政治領域,發揮了巨大的影響力,但是目前雖然仍未危及憲政運作的基礎,然而長遠來說,卻是台灣社會必須面對與處理的兩個相關的難題。

作者提到:既然族群想像的對立是存在的事實,尊重既有族群文化差異與文化認同,就應該是台灣社會目前需要的憲法原則。另外,年輕一代的國家認同差異愈來愈小,隨著民主化的程度愈鞏固,台灣社會的國家認同差異有可能逐漸平息。

而台灣的原住民的歷史,可以說是一部不斷遭到外來族群壓迫的血淚史。原住民在外來政權強勢文化壓迫之下,族群的集體認同逐漸消失。80年代展開的原住民運動則呈現出三大面向:亦即正名運動、還我土地運動以及原住民族自治運動。透過正名還我姓氏、恢復傳統領域等的運動,漸漸找回原住民族的尊嚴及集體的認同感。

個人認為憲法的改革的確是一大工程,如何正視四大族群在台灣社會的歷史糾結,訂定出符合國際人權要求的一部憲法,才是國家長治久安的根本之道。

 


 

〈台灣第一思想家 李春生〉  讀後心得  許世賢

 

        在該書中提及李春生為臺灣第一位思想家,從該書中對於李春生的研究,發現李春生有關哲學方面的想法多與基督教有極大的關係,無論是規勸民眾不要與基督教為敵,或者是其基督教至上的想法。李春生為了宣揚其基督教信仰,而攻擊中國傳統的儒教思想,一方面要民眾不要敵視基督教,卻又一方面攻擊對方的信仰,真的是頗為矛盾的做法。另外李春生認為科學中只要違背基督教義的皆是邪說,但是他又接受西方列強因科學而強大的事實,這點也是頗為矛盾的地方。此外,李春生還反對達爾文、赫胥黎、斯賓塞等人的適者生存,弱肉強食的理論,但是卻又贊成文明先進之國家可以欺負弱後國家,這裡也是頗為矛盾。還有就是李春生認為西方列強之所以強大之外,除了先進的科學技術之外,最重要的是其基督教信仰。信奉基督教之國家就是其強大的原因嗎?這點是值得存疑的。

 

    李春生的思想雖然與基督教神學擁有緊密的關聯性,但是其對於當時政府希望革新之訴求,以及其平時樂善好施的行為,亦是有極大的貢獻。另外李春生曾經參加過「天然足會」,對於當時女性的纏足解放活動以及男女平等觀念之提倡,盡了很大的心力。

 

    李春生在連橫所著作的《台灣通史》的〈貨殖列傳〉裡被列入其中,正如同世人往往只注意到李春生身為著名茶商的身份,而對於其相關的著作有所忽略。雖然現今有關於李春生的思想方面的著作遺留下來的不多,但是從李春生的著作當中,還是可以發現其學習西方文化以進行革新與基督教至上等想法。此外,雖然李春生的著作往往與基督教神學脫離不了關係,但是其中所蘊含的哲學思想還是值得我們去加以研究與深思的。

 


〈他者不顯影-台灣電影中的原住民影像〉 讀後心得 林家丞

 

「原住民」一詞,是「原本就住在這塊土地上的住民」,在台灣有歷史的三百多年以來,原住民從一開始的強盛,到中代的沒落,以及近代的復甦,都顯示這塊土地上的住民佔有大量的歷史蹤跡。

就如同作者所說,對原住民的印象有運動細胞優質、天籟般的歌聲、以及樂觀開朗的性格,也都是我對原住民的印象。而談到電影以及文學的部分,筆者想用兩段來分別敘述:

 

一、電影中的原住民:

小時候在「報告班長」這系列的電影,除了作者提到施孝榮先生所飾演的以外,另外筆者還記得一名(名字不知道)原住民演員,第一次下山當兵,因為山下與山上的生活習慣、環境大不同,也鬧出許多笑話,但從歷史課、以及相關文化課程學習中得知,通常這類的電影都帶有些許的「嘲諷」,在八0年代以前對於原住民的文化跟生活習慣是相當不重視的,而漢人從大量遷移台灣以後,擁有高自負的心態,常以低眼角度看原住民,導致原住民在鄭成功來台之後,地位大不俗前,而後又遭遇日治時期大量的皇民化運動,以及抗日活動陸續失敗等,尤其是霧社事件後,原住民更是無從招架,所以對於自身的文化,也漸漸消失,直至90年代後才慢慢有近一步的復甦活動。

而我們看綜藝節目時,常會有主持人對於原住民來賓口語表達之中「的啦、奇怪耶你」這種不符合傳統句法學的結構產生嘻笑進而互動,但同時這也說明原住民常被漢人族群拿來開玩笑的材料之一;而後因原住民藝人的反動,才在節目上漸漸看不到這樣的畫面。

近年爆紅的「賽讀克巴萊」,更是將原住民的文化推向高峰,同時也讓除了14族以外的原住民族群開始重新認識自身的文化以及歷史的傳承,這篇論文寫於2007年,所以無法將這部電影列入討論之中。而這部電影同時也讓非原住民族群的人感到歷歷在目,彷彿在那樣的時代裡,共同對付同一個敵人的那種情緒,是激昂的。(這裡不列入自己人陷害自己人的部分)

 

二、文學中的原住民

在六0年代的「鄉土文學」論戰中,我們看不到有任何關於原住民文學的出現,而近來才有較著名的原住民文學家漸漸把作品帶入世人眼中,在經歷過抗日文學、反共文學、瓊瑤文學的洗禮,許多人早已對這樣的作品感到膩煩,所以原住民文學常將讀者帶往一種親近大自然,從旁觀的角度看原住民文化,這類的作品常將讀者帶往不一樣的視野。在國中及高中的國文教材中著名的〈飛鼠的記憶〉以外,似乎較少看到原住民文學納入國文教材中,這是編著教材的教員需要多去注意的部分,台灣文學也是有相當份量的。

 

撰寫論文時常被主觀意識拉著走,作者以比較旁觀的角度去撰寫,這點是筆者需要去學習的。而電影及文學中的原住民,也從以往被輕視的角度拉高至平等的地位,世人不再以異樣的眼光看待,而以尊重、接受的態度去觀看原住民相關文學以及文化,這也是處在多元文化之稱的台灣必須具備以及擁有的畫面。

 

 

Comments (0)

You don't have permission to comment on this page.